欢迎访问: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大香蕉狼人伊人75欧美-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救命的代价

馨儿不是我亲生的,但她却是我的女儿。她聪明伶俐,活泼乖巧,我爱她胜过己出。她今年6岁了,从幼稚园升入了小学一年级,老师还让她当了班长,养这么个女儿,我此生何等满足。

  在她2岁的时候,她的母亲香云嫁了给我。香云的前夫因为外遇,导致了他们婚姻的破裂,香云带着女儿租住在我居住的社区。后来经人介绍,我们相了个亲,双方满意,不久就结为了夫妻。

  我结过一次婚,由於小时候得过一次睾丸炎,而致结婚后不能生育。我的前妻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於是我们的两年婚姻最终劳燕分飞。

  我跟香云的结合,可说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我不能生育,而香云拖着个女儿正好填补这个缺陷,香云相信我会更加珍惜和善待她的女儿,於是她把她的今生交给了我。我们的婚姻美满而幸福。香云比我的前妻漂亮,略有些肥胖却令我感到她特别性感。她的皮肤很白皙,乳房非常饱满,摸上去感到柔软而结实。自第一次摸上之后,我就爱不释手,天天抱着这样的尤物睡觉,你说能不冲动吗?我们的性生活也相当的频繁和满足,是的,更重要的是,我们非常的相爱!

  然而最近我们的乖女儿出了问题,她高烧久久不退,经过医院的进一步检查,得出的结论,却如晴天霹雳,令我们目瞪口呆:女儿得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这个病也就是传说中的血癌,病者九死一生。

  妻子当场就嚎哭起来,劝都劝不住,医院的病人都好奇地围了过来。我见这样也不是办法,就让妻子先回去,我坚定地对妻子说:「你先回去,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女儿的。」

  妻子抹着泪先回去了,我拿着化验结果去找医院的主治医生,医生安慰我说:

  「这个病还是可以治好的,按现在的医学水准,治疗白血病较好的办法有骨髓移植和脐带血移植。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脐带血移植,它的优点是相比其他疗法花费小,配型成功率高。」

  「那怎么个脐带血移植呢?」我急切地问着医生,我已经从医生的话里,看到了治癒的希望。

  医生说:「脐带血移植,就是说,你和你的爱人要赶紧再生一个孩子,用婴儿的脐血移植给患者,达到治疗的目的。」

  生孩子?我脑袋轰的一下又蒙了,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妻子怀上我们的孩子?

  这条路显然不通,我又问道:「那另一种办法呢?」「另一种办法是骨髓移植,需要有人捐献骨髓,还要能够配对成功,但是这种移植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也有可能发生致命的移植物抗宿主病。况且寻找合适的骨髓也要看运气。如果你们还可以生孩子,我还是建议用脐带血移植,这是比较保险的治疗方法。」

  「如果治疗失败,我的孩子最少还能活多久?」我实在不想问出这样的话来,我觉得这样问有些残酷,但是我不能不去了解。

  「如果治疗失败的话,最多还能活两到三年,我说的是最多。」医生也同样残酷地告诉了我同样残酷的后果。我稍有些宽心,因为还有时间来谋划女儿的治疗问题。

  我回去后把医生的话统统告诉了妻子,尤其告诉妻子说,这种病治癒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我们一起想办法,一起面对。妻子的情绪稍微缓解了一点,然后我们查阅了一个晚上的网路资料,对比这两种治疗办法的优劣,其实对於我来说,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骨髓移植(因为我不能生育),但是妻子要全面地了解各种可能,我也只好参与分析,最后我们的结论都是倾向於脐带血移植。

  可是……

  忽然妻子温柔地抓住了我的手,面孔少有地刚毅起来,她抓住我的手对我说:

  「老公,我们离婚吧!」

  我蓦然一惊,马上揣度到妻子的想法。果然妻子不等我发问,断然地说道:

  「我想跟亚运再生一个孩子,救馨儿,我一定要救她!」这个念头我也曾闪了一下,但觉得还没有到这个程度,也许还会有很多的办法,离婚不过是最后的办法罢了。如果最后只剩下这一个办法,为了救馨儿,救我可爱女儿年幼的性命,我也愿意做出最大的牺牲。

  可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这个看来并不简单的问题,我还来不及思考,这也绝不是我最后想到的答案。於是我也紧紧抓住妻子的手,安慰道:「香云,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先别急着做决定。会有办法的,会有的!」妻子悲哀地摇了摇头,眼里蓄满泪水地看着我说:「没有时间了,老公,再有四五天就是我的排卵期,我必须这个月就怀上孩子,我要为馨儿赶时间啊,老公,我没有时间来考虑了,我觉得这样很对不起你,算我辜负了你,老公,你理解我,好吗?」

  我心里忽然变得异常沉重起来,我抹掉妻子眼角的泪水,捧着她那凄美的脸说:「我理解你,香云,你怎么做都是对的,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们一起来面对好吗?」

  妻子仍然摇着头,泪水已经流到了脸颊,她终於哭泣起来,「我没有时间了,我今天就要去找他,跟他说,求他救救馨儿。」「可是香云,」我把妻子搂在怀里,「你想过没有,你的前夫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他的爱人会答应吗?孩子生下来谁来养?这都需要好好地想想。」「亚运会答应的,怎么说馨儿也是他的亲骨肉,他能眼睁睁地看着馨儿等死?

  我不会让他爱人知道的,只要我怀上孩子,我就跟他没关系,我不会让人知道的。

  孩子生下来,我自己养。」

  妻子看来是心意已决,平时看上去有些优柔寡断的妻子,此刻的态度十分坚决,坚决得让我心痛。我抚摸着妻子的发丝,似乎是想抚平妻子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

  「都两点了,我们睡吧,明天再来讨论好吗?」妻子点了点头,她也许是哭累了,想累了,她趴在我的肩上睡着了。而我一夜都没入睡,到早上的时候,倒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妻子出去了,桌上摆着饭菜,还放着一张纸条。妻子在纸条上写道:

  亲爱的老公,我已经做出决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们离婚吧,我现在就出去找亚运商谈怀孩子的事。我知道你不会为难我的,答应我离婚好吗?我今世欠了你的,来世如果有缘,我还做你的妻子报答你。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妻子已经拿定主意,覆水难收,不由我不认真地考虑我们的婚姻。难道我们真的要离婚才能救馨儿吗?可是不离婚,那我可是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我还得替亚运那个混蛋抚养他的孩子,这对於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深深的耻辱。但我确信妻子是非常爱我的,她是为了救馨儿才不得不忍痛牺牲我们的婚姻。妻子作为母亲,她其实是做着一个痛苦而又伟大的抉择。我其实很理解妻子的。

  可我该怎么办?是接受耻辱,还是接受离婚?想到离婚,我的心就痛了起来,我应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才祈求到上天,让香云嫁给我做妻子,她给了我如此多的幸福,我真的舍不得放弃这段婚姻。可是如果跟香云离婚,馨儿得救了,香云又如何能够养活两个孩子,尤其是馨儿还有这么严重的病情。我仿佛看见香云拉扯着两个孩子,头发灰白淩乱地在风中飘逸的样子,我怎么能够让我心爱的女人如此艰难的生活?我的鼻子忽然变得酸酸的,我忽然想起跟香云结婚的时候,想起我的阴茎插在她稀如泥沼的阴道里时,我曾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身下这个美丽而柔情的女人,为了她,我愿做出任何牺牲。

  是的,牺牲!耻辱就耻辱吧,现在正是我为了妻子和馨儿做出牺牲的时刻,我忽然为我的退却而感到羞耻。

  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以此来表示我对於妻子的支持。妻子回来看着这顿晚餐,震惊了一下,眼泪就掉了下来,也许她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这是我们最后的晚餐。我没有说离婚的事,而是问她协商的结果。

  妻子说,他答应了,他听说馨儿病了,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几乎要哭起来。我心想,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

  我告诉妻子说,我不同意离婚,但是我绝对支持妻子跟前夫再生一个孩子来挽救馨儿。妻子摇着头说不行,我不能让你经受这样的屈辱,如果不离婚,我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我把妻子的手握在两只手的手心,告诉她说:「我也很爱馨儿,如果能救馨儿,我就是舍命也在所不辞。就让我们联合起来,为了馨儿能活下来,一起加油!」妻子猛地从桌子对面绕过来,一屁股坐到我的腿上,趴在我肩头抽泣。完了,她贴在我的耳边说道:「我的好老公,我该如何来报答你,就让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来伺候你。」

  我在她耳边说:「我不要你做牛做马,我还要你做我的老婆,让我摸大奶子,操屄,给我生儿子。」

  妻子飞快地做了个鬼脸,鼻尖对着我的鼻尖,脉脉深情地看着我说:「一定,不准反悔,不然我诅咒你来世没有鸡鸡。」

  我哈哈笑过之后,吻住了妻子伸过来的嘴唇,我还解开了妻子的衬衫,把乳罩推开,把妻子的乳房握在手里。妻子任我玩着,呼吸有些急促了,忽然她想起什么,避开了我的嘴唇,对我说:「老公,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想和亚运……今天就开始,只是为了提高受孕率……」

  「今天就开始?」我有些惊讶,这似乎太快了!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再过几天就是排卵期了,没准排卵提前也不一定,我想这个月就怀上,这样保险系数就大一些。」

  我轻轻地触碰着妻子的乳房,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也十分美妙,我对妻子说:

  「你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就让他到家里来吧,在家里会安全一些。」妻子点着头:「我跟他说好了,让他8点钟来,10点之前必须离开。只是委屈你了,要不你出去打打牌吧,他走了我打电话给你。」「我出去逛逛,你就别管我了,你就放开去做,争取早点怀上,知道吗?」妻子害羞地钻入我的怀里,点着头。我忽然感觉这不对头,哪有叫自己的老婆跟别人放开去做的?

  我拍拍老婆的屁股,让她从我身上下来:「吃饭吧。」吃过饭看完了新闻联播,妻子也洗了澡出来,看见妻子洗的乾乾净净地准备迎接他的前夫,心里忽然有些不好受。我赶紧逃离了自己的家,把窝让给妻子跟前夫做爱怀孩子。

  我沿着河边的甬道,散步而行。此时街灯明亮,河对面珍珠似的灯火,倒映在河面上,构成了一幅斑斓的夜景。而我却没有心思去观赏这河滨的美景,心里想着家里即将发生的一切。亚运那混蛋已经去了吗?跟妻子如何开始,又如何结束?

  这样想着,心里就觉得特别憋屈,可又没有办法,乾着急。

  转了一圈,看看时间还早,不到9点,我便坐在河边的水泥墩子上闷着头抽烟,到9点半的时候,妻子打电话来,说亚运已经走了,叫我回去吧。

  总算走了,待在外面等待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尤其是待在外面等着别人跟老婆完事的滋味更不好受。

  回到了家里,妻子仍还在床上躺着,一条薄薄的毛巾遮住上身,下半身赤裸着,雪白的两腿呈M状弯曲,这样使得阴道口有些向上倾斜,精液不容易流出来。

  屁股下垫着的几张纸巾,已经湿了一团。

  我走近去看,妻子的阴唇仍还微微张开着,唇上的阴毛被一些液体紧紧地贴住皮肤,已经发干;但从微微张开的阴道口里,还是能够看到一些白色的液体残留,那是亚运的精液。这景象似乎在向我描述亚运的阴茎曾在这里留下的遗迹。

  妻子看见我进来,脸还是忽然红了起来,她有些乾涩地朝我笑笑,但却笑得肌肉僵硬。

  我在妻子身边坐了下来,抚摸着妻子有些发凉的大腿。

  「他走了?」

  妻子点点头。

  「还好吧?」

  「啊?」妻子好像没听懂我的话,不过我这话问的,也平白多了些别的意思,让妻子不好作答。

  妻子从床头柜上扯了几张纸巾,在阴户拭擦了几下,然后起身下床,收拾残局。她把床单以及床上的薄毯都撤了,从柜子里拿出乾净的床单把床铺好,她一丝不挂地在我的面前晃动着,雪白的身子,丰满的乳房和屁股,以及腹下那一撮黑三角的区域,忽然令我冲动起来,我在妻子的身后一把搂住妻子的腰肢,妻子瞬间僵住了,头靠在我的肩上问道:「老公,你干吗呀?」我的手按在妻子的乳房上,温柔地说道:「你老公想日老婆了。」妻子转过身来,眼睛发亮地看着我,并期待着我的接吻。然而在我要吻上去的时候,妻子却避开了。

  「怎么了,老公都不能吻了?」我有些不满,心里涌上一些酸楚的东西。

  「不是的,是因为……」妻子用手握成个筒状,在嘴前前后比划了两下,然后推开我说:「我刷牙和洗澡去。」

  我有点明白了:「你给他……口交?」

  妻子像一个羞怯的女孩点点头,低着头抱着换下的床单去了浴室。

  说实话,妻子给前夫口交,我是有些不能接受,妻子请他来,无非是借个种,怀上孩子救馨儿罢了,狗日的,还让我老婆给他吃鸡巴,太恶心了!我心里也有些埋怨妻子,喊你吃你就吃呀,你还当自己是收了钱的还是怎么的?

  不过看到老婆一副唯唯诺诺、亏心的样子,我又有点怜惜妻子。妻子最不可以跟别人做的事都跟人做了,让别人摸一摸、吃吃别人的鸡巴,这也算不上是更出格的事情,何况他们曾是夫妻,夫妻间的什么事没有做过啊?

  我还是得放下,坦然接受事实,不要把妻子跟亚运做的事当成一回事,否则我就是自寻烦恼。我挥了挥手,似乎是将眼前的烦恼驱赶得无影无踪了。

  睡觉时我在妻子的身边躺了下来,仍然没有睡着的妻子翻身枕着我的肩膀,手却伸向的裤裆,摸着我的阴茎。不一会,就把我摸硬了。

  「老公,想不想日你老婆呀?」

  我闻声不禁笑了出来,「睡吧,今天你辛苦了,我就不日了。」「不嘛,」妻子撒起娇来,「我想要你!」

  我搂了搂妻子的肩膀问道:「你是不是心里有一些愧疚,想弥补我一下呀?」妻子抬起眼来看着我说:「老公,我觉得我好对不起你,你会不会嫌弃我?我好怕,怕你不再爱我了。」

  「傻老婆,我如果嫌弃你,我就走了,正因为我爱你,爱我们这个家,我才会陪在你身边,一起来经受爱的考验。」

  「谢谢你,我的好老公,我太感动了,我要好好地爱你一辈子。」妻子直起身来,扒开我的三角内裤,轻启丹唇,将我的阴茎含入嘴里。我的龟头立刻感觉到妻子口腔的温热湿润,阴茎感觉到妻子嘴唇的紧握,阴茎便硬邦邦地膨胀起来。

  我知道,妻子是非常不喜欢吃鸡巴的,虽然也给我吃过几回,但我明白她非常勉强。这回这么主动地给我吃鸡巴,也许是她吃了前夫的鸡巴,心有愧疚,她想给我更好的待遇,至少不能低於给她前夫的待遇。

  我不想为难妻子,我想叫她不爱吃就别吃,但是我太舒服了,我的阴茎有些贪恋妻子温暖的口腔,我没有制止妻子,甚至挺起阴茎,以便插得更深。妻子吃了一会,将两腿蹲於我的腰臀两侧,用手捉住我的阴茎,带入了她湿润的阴道。

  她两手撑在我的胸上,获得一个支撑,这样方便她的臀部上下吞噬我的阴茎。我能看见我粗壮的阴茎被她吞吐的样子,忽然想问,她是不是也用了这个体位,跟她的前夫亚运如此这般的交媾,但我知道不能问,我不应该问妻子任何的跟亚运性交的事情,以尊重妻子的隐私。但是却不能不去幻想,我幻想着我的鸡巴就是亚运的鸡巴,在妻子的毛茸茸的阴唇里进进出出,我很惊讶我居然有些兴奋,阴茎变得格外的坚硬。

  「老公的鸡巴好硬呀!」妻子赞赏着,并发出舒服的呻吟。妻子的两只雪白的大奶子,随着身体的起伏而不停地摇晃着,美丽而极淫荡。我捂住妻子的两只活蹦乱跳的白兔,又幻想出亚运一边享受着妻子的阴道,一边玩弄着妻子的奶子,奇怪的是,我变得更加地亢奋。

  妻子的动作缓慢了下来,她是累了,而我的快感正变得越来越强,我捧起妻子肥大的屁股,挺着臀部去更快更猛烈地撞击,「我要射了!」我告诉妻子。

  妻子也似乎也要到了,她的呻吟也更加急促,忽然妻子猛地按住我不准我再插。「不行,你不能射里面。」妻子说道。

  「为什么不能射里面?」我奇怪了。

  「我怕,万一我怀上你的,就救不了馨儿了,医生不是说,只有我跟馨儿的亲生爸爸生出来的孩子,脐带血才能跟馨儿完全的匹配吗?」「操,我不是怀不上吗?」我这关头被迫停下来,心里有说不出的扫兴。

  妻子充满了歉意地说:「我这不是只怕万一嘛,老公,我帮你吸出来,好不好。」

  妻子从来没准过我在她的嘴里射精,妻子的这个置换方案,倒也挺让我满意。

  好吧,我说。

  妻子起身离开了我的阴茎,用嘴去紧紧地含住了它。我让妻子把屁股挪过来,让我去抚摸妻子的屁股和阴户。我掰开妻子的阴道,能看见里面有一个还没合拢的圆孔,这个圆孔今天接纳了我和亚运的两根阴茎,奇怪的是,我没有嫉妒,没有生气,只觉得更加兴奋。

  终於我在妻子的努力下,在她的嘴里,射出了我阴囊里大部分的精液,妻子紧紧地含住着我的阴茎,让我将精液射尽,然后妻子把精液全部吞了进去。

  「你怎么都咽下去了?」我确实没有指望妻子会把我的精液吃进肚里。

  妻子用纸巾擦了擦嘴角,温柔地对我说道:「我知道这很为难你,你为我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我要给你最好的奖赏。只要你喜欢,以后我都会把你的精液吃进去。」

  我一把把妻子搂在怀里,告诉她说:「你不要牵强自己,你如果不喜欢吃,就吐出来,我不想让你带着沉重的负疚来面对我。我充分理解并支持你,也不会对你和他定个什么原则,他毕竟是来帮你的,你们该怎样就怎样好了,随意就行。」「真的,你真的是这样想吗?」妻子抬头看着我。

  我刮了刮妻子漂亮的鼻子:「我当然是这样想的,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既然避免不了被强奸,那还不如去当做享受。」

  妻子窝在我的胸怀里。「你这样想,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你知道吗,他要我帮他口交的时候,我心里非常抗拒,但是我想呀,做爱不就是这样吗?我以前跟他做爱就是这样的,不给他做又怕他不高兴,给他做吧,又觉得对不起你。」我宽慰妻子说,「不要觉得对不起我,我们都是为了救孩子,为了馨儿,我们必须做出一些牺牲。这些天你还可以给亚运补一补身子,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健康,我还会把他当成我自己的孩子,我们一起把他养大成人。」「好吧,我听老公的。你知道我有多幸福吗,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公。」……

  妻子在我的怀里,慢慢地睡着了,而我却睡不安稳,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熟,并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妻子和前夫在家里做爱,我很气愤,拿了一根棍子把亚运打死了,我也被吓醒了。然后又睁着眼在胡想,老是在猜想他和妻子是怎么做爱的,妻子是怎么对付他的。我强烈地感觉到,我很想看到他们做爱的情景,我想问问大家,是不是男人们都会潜藏着这样的偷窥心理?我甚至动了买个监视器装在家里的念头。

  上午我请了一天的假,去岳母家里把馨儿带到医院去住院。岳母已退休在家,馨儿就由岳母照顾着,这样我们夫妻上班就少了一些拖累。

  病房里有一个病人在建材市场开了个店子,我偶然发现他用手机可以监视店里的情况,就跟他聊了起来。原来手机还有这样一个功能,可以通过手机信号,接收监视器里传出的视频,这可一下解决了我目前最困扰的一个问题。

  我决定马上就装上这个监视器。下午妻子来医院陪孩子,我就趁这个机会到移动公司买好了一个监视器,开通了一个套餐业务,回到卧室去安装。安装也很简单,就是怎么隐藏监视器颇费脑筋。

  最后我还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隐藏办法,把电脑音箱的低音炮拆开,把监视镜头隐藏在导音孔内,一点都看不出来。然后调整了一下位置,打开手机里的监控程式,果然手机里出现了床上的画面。

  晚上我就在医院陪孩子,这样就很方便我监控家里的情况,也不用为了给他们留出时间而跑到街上去溜达了。

  孩子身体有病,睡得比较早。我跟馨儿睡在一个床上,带上耳机,插上电源给手机充着电,然后打开了监控程序。

  手机里出现了卧室的画面。妻子刚刚洗过澡,穿着一件白净的睡衣,正坐在梳粧台上梳头,不过梳了两下,她又发怔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得出,妻子此时的心情有些恍惚,又好像有点心事的样子。

  这时家里的门铃响了,妻子无精打埰地站来了,出了卧室。然后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画面里没有人进来。他们在干什么呢?调情?洗澡?在客厅里做爱?这半个小时可真折磨人啊,伴随着我的胡思乱想,终於进来了一个人,亚运赤身裸体地进来了,他显然是刚洗了个澡,连衣裤都懒得穿就进来了。我发现亚运的阴茎是疲软的,垂下来也就寸吧长,阴毛却很浓密,都连着肚脐眼了。

  亚运进来后,就在床上躺了下来,用手玩着自己的鸡巴。玩了会儿,鸡巴变得长了一些,但还是不硬。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妻子进来了,妻子仍然穿着白净的睡衣,她进来看见亚运赤裸的身体,稍微愣了一下,便默默地坐在床沿,垂着眼帘不敢看亚运的身体。

  看见妻子进来,我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注视着他们。

  两人一个坐着一个躺着的说起话来。亚运停止了玩弄自己的阴茎,对妻子说:

  「香云,你熬的鸡肉还是那么好吃,慧敏就做不出这样的味道来。」「是吗?」妻子的情绪有些游离,心不在焉地回应着。亚运坐了起来,从后背抱住妻子的身子,妻子震了一下,没有拒绝。

  亚运的嘴便在妻子的脸腮、脖子、耳垂处亲吻起来,一边吻着,一边解开妻子的睡衣,把乳罩向上推开,妻子雪白的奶子马上就落入了亚运的魔掌。妻子没有拒绝,亚运一边摸着,一边对妻子说,「以后就别戴乳罩了,这样摸起来就方便多了。」

  妻子推开了亚运,站起来自己把睡衣脱了,手伸到背后去解开乳罩的扣,把乳罩脱下来,又脱掉了睡裤和内裤,推了推亚运,叫他让开,她好躺倒床上去。

  然而亚运却一把拖住妻子,让妻子坐到了他的腿上。

  亚运低下头去吃妻子的奶子,同时将妻子的另一只乳房像揉面似的揉着,妻子有些反应了,呼吸急促起来,亚运的另一只手,抚摸着妻子的大腿,慢慢地摸到了妻子阴户的地方,妻子这时处於一种开始兴奋的状态,她眯着眼,嘴微微张开发出低声的呻吟,她感觉到了亚运想要分开她的双腿,便不由自主地把腿分开,让亚运把手插入到她的大腿之间。

  亚运的手指快速地按动着妻子的阴蒂,妻子也跟着颤抖起来,不一会,耳机了便传出了水响的声音。

  「你下面好湿了,来,给我吃一下鸡巴。」亚运让妻子站起来,随后也站了起来,向妻子挺着他的鸡巴。妻子摸了下亚运已膨胀为五寸来长的鸡巴,说道:

  「已经很硬了,插进来吧。」亚运却不答应地说道:「我喜欢你吃我的鸡巴,这样我会更兴奋,精子会更有活力。」

  妻子吃不住他这么一说,便跪了下来,把亚运的阴茎放入嘴里,吞吐起来,还不时地翻眼去看亚运的表情。亚运舒服地看着妻子,弯腰伸出一只手去捞妻子的乳房,妻子由他捞着,专心地吃着亚运的阴茎。吃了一会,妻子吐出阴茎说道:

  「行了吧?」

  亚运说道:「好吧。到床上去吧。」

  妻子爬上了床,躺好,把两腿张开,等着他葡到她的两腿之间,把阴茎插入阴道。亚运在妻子的身上匍了下来,想去吻妻子的嘴,妻子把脸撇开,表示不愿意亲吻。亚运有些不悦,便用鸡巴在妻子的阴户乱撞,始终不插入妻子的阴道。

  妻子无奈地伸出手去,捉住亚运的阴茎塞入洞内,亚运抽查了几下,便深深地插入了妻子的屄中。妻子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随即加重了呼吸的声音。

  亚运并不急於抽插,他插得很轻,边插便跟妻子说着话来。

  「香云,离开你的这么些年,我一直想着你。其实我一直爱着你。」「你不要说这些了,自从你外遇之后,我就再也没原谅你,如果不是为了救馨儿,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妻子说。

  「我知道是我的错,我很对不起你,我现在后悔极了。香云,我们重婚好不好,一起抚养我们的孩子,挽救我们的孩子。」妻子说:「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也有了自己的老公,我非常爱我的老公,你也看到了,我老公有多么的伟大,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的,你不要有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亚运叹了口气说:「好吧,看到你生活得这么幸福,我也很放心你,虽然还有很多的不甘心。香云,看在我们夫妻一场,你能不能让我在这几天里,好好地跟你做爱?」

  妻子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

  亚运见妻子心有不愿,又说道:「如果我们都很兴奋快乐,那么我们将要孕育的孩子就一定非常健康,你说呢?」

  妻子这才答道:「好吧,做爱的时候我会好好地和你做,但你要知道,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的孩子。」

  亚运说:「我知道,我也是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亚运这时加快了速度,也加强了力度,妻子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闭着眼睛享受着性爱的快感而忘记了其它。亚运见妻子张开着嘴巴,便把嘴吻了上去,这时妻子已经被亚运搞得情不自禁了,竟张开嘴跟亚运舌吻起来。

  几分钟后,亚运变换了一下姿势,他把妻子的双腿高高地扛在肩上,两臂直直地撑住身子,用下体去冲刺妻子的阴部。这种姿势的冲击力更大,每撞击一下,妻子就高声的大叫一声,肥大的乳房也跟着花枝乱颤般地来回荡漾。

  这视频太淫荡了,看见自己的妻子在前夫的身下娇喘如兰,肉波翻滚,我心里像被乱刀剁着似的,但是又感觉格外刺激,我的阴茎一直硬着,居然比看日本AV片还要兴奋。

  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

  亚运的动作,现在几乎可以用颤抖来形容了,他的速度非常快,妻子也叫得更加「惨痛」,我知道他们正在做最后的冲刺。忽然妻子腰身挺起,一身紧张,而亚运似乎也以高潮回应,一插到底,停止了抽动。但我知道他的精液此刻正在向妻子的子宫发射,而妻子此刻默默地配合着他,两人静静地等待着发射完成。

  亚运放下了妻子的双腿,上身无力地压向妻子的肉体。妻子问道:「射了?」亚运嗯了一声,妻子也放松了自己,调整着呼吸,让亚运爬在自己的身上休息。后来亚运的阴茎由於缩软而退出了妻子的身体,妻子连忙用纸堵住自己的阴道,也扯了几张纸巾递给亚运,让他擦拭自己的家伙。

  擦拭完自己的阴茎,亚运又去给妻子擦拭阴户。他盯着妻子的阴户,仔细地擦拭着从阴道口流出来的精液,好像是流一点出来,就擦掉一点,我感觉他其实是在观赏妻子的屄里涓涓流出他射入的精液的良辰美景。

  「是不是流了很多出来?」妻子抬高了两腿,看着亚运问道。

  亚运笑了笑,把手掌捂住妻子的阴唇,前后抚摸着。「没流多少,都在里面呢。」

  「那你先回去吧。」

  「我再休息会。」

  亚运赖在我们的床上,他不再摸妻子的屄,而是面对妻子侧躺着,用指头在妻子仰卧的乳房上轻轻拨弄着。

  「香云啊,救馨儿可能很需要钱,我先拿个二十万给你。」「钱我们自己会想办法。」妻子回绝他道。

  「你老公是个好人,替我们养育了馨儿,还要为馨儿负担治病,我心里总觉得很亏欠他,不能让他负担太多。」

  「你老婆会答应吗?」妻子有点动心,问道。

  「这事由不得她,大不了离婚分财产,馨儿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必须要救她。」妻子好像是有些感动了,她侧了侧身,用手去抚摸亚运的肩膀。「你呀,就是人心太色,其实本性还是挺好的。」

  亚运厚着脸皮说:「我真是个好人,再说,那个男人不好色呢?你这么光着身子在我面前,你说我能抵御得了吗?」然后他忽然疯狂地在妻子的乳房上猛吃起来。

  「你快回去吧。」亚运的进攻令妻子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他想推开亚运,催他回去。亚运揉着妻子的大奶不放手,他说:「香云,我还要再搞一次。」妻子用手去摸他的鸡巴,感觉到他的鸡巴又一次硬气,便调整了一下睡姿,两腿分开,对亚运说:「那上来吧。」

  亚运并没有上去,而是把妻子的一条腿搭在他的腿上,用侧卧式将鸡巴插进妻子的阴道。这姿势我看得很清楚,我很清楚地看到亚运的阴茎在妻子的阴道里进出的情况。本来我已经消肿的阴茎,这时又无耻地勃了起来。

  亚运侧卧式搞了5分来钟,然后立起身来,拍了拍妻子的屁股:「来,把屁股翘起来。」

  妻子明白亚运想要什么,便翻了个身跪在床上,撅起屁股,两腿分开,等待亚运插入。亚运也跪在妻子的屁股后面,将阴茎插入之后,便抱着妻子的屁股投送开来。

  妻子脸上呈现痛苦的样子,其实是舒服的表情。这种后入式更显得淫荡,妻子的大乳房垂吊在胸前,不停地前后摇晃。我在病房看得都想去用手接住妻子的乳房。我感叹妻子的身体真是太美了,太性感,太淫荡了!

  亚运用这种后入式一直搞到射精,搞得妻子眼神迷离,头发淩乱,淫叫喧天。

  亚运抽出了阴茎,「这姿势比较好怀孕,精子不容易漏出来。」妻子继续撅着屁股说:「那我再这样子保持一会。」亚运擦了鸡巴,看看手机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妻子说:「快回去吧,别让你老婆看出什么。」

  亚运穿好裤子,临走,在妻子撅起的屄上摸了一把。妻子骂道:「你还摸!

  」亚运哈哈笑了一下,离开了卧室。

  房门重重地响了一声。妻子拿起了床头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妻子打电话的时候,屁股依然撅着。

  「老公,他走了。」

  我回应道:「我知道了。」

  「我怕你担心我,所以告诉你一声。」

  「好,你早点休息。」

  通完电话,再看监视视频时,妻子已经下床,她捡起扔在房里的纸团,出了卧室。

  我也下床去了一趟厕所,鸡巴里有一种不射不快的感觉,於是一边看着视频,一边打起手枪,直到我那些没有用的精子射入便盆。

  第二天妻子跟我说起了亚运说负担一些治疗费用的事情,被我一口否决了,除了这次让妻子怀孕,我不会让他介入我的家庭的任何事情。馨儿的治疗费用,我们有一些积蓄,如果积蓄不够,我们还可以卖掉房子,但我绝不要妻子前夫的一分钱。

  我的决定得到了妻子的支持,她说她没想到,她的老公原来是个这么男人的男人。

  妻子最终回绝了亚运经济上的帮助。但她对亚运这个人态度,从此变得友好起来,不再那么冷冷地对待他了。因为这天我在视频里看到他们,他们已经有了一些配合和互动。

  首先仍然还是亚运赤身裸体的出现在我的卧室,不一会妻子也进来,她今天的变化是,她也是赤裸地进来的。

  看到赤裸裸的妻子,亚运夸张地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做出一副看呆的样子,妻子恼羞地朝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看什么呢!」亚运一伸手就把妻子抱在怀里,低头就去吃妻子的奶子。妻子便低下眼去看他的吃相。吃了一会奶子,亚运对妻子说:「奶子还是这么大。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吗,我不摸着你的奶子都睡不着觉。」

  妻子呵呵了一下说:「你那时就像个孩子。」

  亚运面贴面抱紧妻子的腰,使两人的腹部紧贴在一起,亚运不服气地说:「我那时是你老公,怎么像孩子了?」

  妻子笑着说:「你就是像个孩子。」

  妻子话音未落,亚运就把嘴贴在了妻子的嘴上。妻子这回并没有拒绝,她张开了嘴,跟亚运的舌头搅在了一起。然而令我大跌眼镜的是,妻子的手伸向了亚运的阴茎,她抚摸着他坚硬的阴茎。

  其次是亚运吃了妻子的淫屄。亚运说:「好久没吃你的屄了,我今天可以吃一次吗?」

  妻子点点头。亚运则在妻子的跟前跪了下来,他让妻子把一条腿搭在床沿上,他就仰着头去舔妻子的阴户。妻子舒服地冒着头,捧着亚运的脑袋用力地按在自己的屄上,她主动地参与了这个过程。

  其三,在亚运给妻子口交过后,妻子主动替换了角色,没等亚运开口,她就主动地跪在亚运的面前,帮他含起鸡巴。

  其四、他们在做爱的过程当中,妻子主动交换了体位。亚运原本在妻子的上面,在他累了爬在妻子的身上想休息一下时,妻子说:「累了吧,你休息一下,我在上面弄。」两人抱着滚了一滚,妻子就骑在亚运的身上,一上一下的抽插起来。这个体位我能看见亚运的阴茎连接到妻子的阴部,进出妻子的身体。

  他们关系的改善,令我有些不安,因为我的生活里是要坚决排斥妻子前夫的存在,我有点怕他们以后会藕断丝连。有一天我找了个机会,说了说我的顾虑,妻子安慰我说,他不会在妻子的心里留下任何的痕迹,她永远是最爱我的妻子。

  妻子和亚运的交媾一直持续了10天,这些天我一直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直播,每天在亚运射入我妻子的阴道之后,我射入病房的便盆。

  馨儿住了几天院,做了一次化疗,我们把馨儿接回家。直到这时,妻子才结束了跟亚运的交媾。可幸的是,妻子在这个月里怀孕了。——我们的馨儿终於有救了!

  字节数:25512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肉体狂乱2 下一篇:[凌辱台妹人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