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大香蕉狼人伊人75欧美-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设计你】1

第一章
  「请你讲清楚,我编列的预算到底有什么不对?」女人双手扠腰,一脸愤然。
  「你列的『其他』类款项未免太夸张了吧?还有这里,」男人悠哉地指著,
纸张上的一处,「光办个晚会就要花掉这么多钱,你以为我是金山还是银山,随
便骗我的银子就可以吗?」
  「要不然你叫其他人负责嘛!干嘛偏偏叫我处理?我一旦插手,你又东嫌西
嫌,到底想怎样?」
  「我不敢怎样,只是希望预算编列合理一点,不要故意唬弄我。难道你这个
基金会执行长是这样干的吗?乾脆回家躺著赚算了。」
  「王八蛋,你敢这样说我?!」女人气得七窍生烟,只想撕烂他的嘴。「我
要告你性骚扰兼诽谤!否则我……」
  「你怎样?」男人凉凉的问。
  「我就捏破你的睾丸、剪断你的老二,让你一辈子不能人道!」
  女人气呼呼地说完即一溜烟离开办公室,临走之际还故意大声地甩上门,完
全不理会在办公桌後面气得咬牙切齿的男人。
  「季牧洁这个女人越来越不要脸,还敢嚣张的威胁我!」男人火爆又懊瞪地
爬梳过浓密的头发,对女人的一举一动又气又无可奈何。
  「她说要捏破你的蛋……而她是唯一可以执行这项任务的人。」男人身旁的
工作夥伴再也忍不住地背过身子,双肩不住地抖动。这威胁真是太贴切了!
  张瑞祺睁大双眼,没好气地瞪著身旁的工作夥伴,火爆地骂了几串流利的脏
话。「我被她搞得绝子绝孙有这么好笑吗?」
  「报告主任,你的联想力太丰富了,捏破蛋和绝子绝孙没有绝对的相关性,
你大可不必担心。」沈碁峰挑了挑眉,一派正经的解释。
  「你真他妈的……」张瑞祺突然笑出声,对自己气得差点失去理智觉得有点
好笑,但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下,「不过季牧洁脾气越来越差,纠正她一下就会
对我大眼瞪小眼,还会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上次我看到她对客户嘘寒问暖,还
倒咖啡给人家喝,活似贤妻良母的模样……哼,哪一天她真惹恼我,我才不管她
是我小妹的好朋友,马上把她开除!」他就不信动不了季牧洁!光看她一副凶巴
巴的模样,就知道她和他磁场不合,天知道他以前为什么如此迷恋她。
  沈碁峰没说话,只有眉尾挑高,摆明了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有些人就是嘴巴贱,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是两回事,而张瑞祺就是这种
人的代表。
  「怎么,你不相信我?」张瑞祺气死了,刚刚被季牧洁惹火的脾气,现在正
好将炮火对准合作夥伴,摆明了就是迁怒。
  「张大律师,请控制你的脾气。如果要找人发飙,请你走出门外然後左转十
步,季执行长的办公位置就在那儿。」沈碁峰露齿一笑,还好心的提供对方所在
地,让他自己去找「罪魁祸首」报仇。
  「我没有。」张瑞祺讪讪地闭上嘴,不承认自己有想找人吵一架的企图。
  「我才不想理那个疯婆子。」
  「还有,如果她真的想告你性骚扰和诽谤,我可以帮她作证,因为我听到你
叫她回家躺著赚——光这点你就足以成为女性的公敌。不过……」沈碁峰无视夥
伴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还恶意的故意戳他几刀。「反正你们俩每次吵架没其他
本事,就是喜欢互撂狠话,所以我会假装没听到。」
  「你……」张瑞祺这时才发觉自己腹背受敌,被奚落的有点难为情。
  「但是如果她真的想要提告,我还可以帮她介绍律师,和你打对台。虽然我
们是好同事、好朋友,但为人类争取正义是当律师必有的职业道德,而且我也深
信,我会因为勇於揭发丑陋的事实被媒体封为司法界唯一的净土!」沈碁峰笑得
很乐,觉得自己的点子真赞。
  「如果你把我拖下水,我们瑞峰律师事务所首当其冲,业务必定一落千丈,
连半个案子也接不到。」张瑞祺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当头就给了沈碁峰一个棒喝。
  沈碁峰只好闭嘴不语。但他实在快受不了这两个任性的家伙,只好甘冒被丢
白眼的危险,提出诤言。「你干嘛老是和季牧洁吵嘴?让她一下会怎样?而且不
知道为什么,你和她说话时总是摆出一副对方欠债的嘴脸……明明季牧洁长得艳
丽又性感,连我有时候都会看她看到呆。」
  张瑞祺没好气地睨他一眼,「因为你是色狼,我不是。我才不会被那女人的
美色给诱惑。」
  「少来了。」沈碁峰邪邪的瞥一眼,故意落井下石,「是谁初次见到她就惊
为天人,当时还追她追得要死?现在说不会被诱惑……是因为你被她甩了吧?」
  轰!一向口条清晰的大律师张瑞祺突然开始结巴起来,「我……我才没被甩!
是因为她无理取闹,为了一点琐事和我吵架,所以才……协议分手的。」
  纵使他如何解释,也是越描越黑,反正大家都知道他是被抛弃的一方。
  「你干嘛说谎?让我知道事实又不会笑你。爱情这种事很奇妙,不是被甩就
是甩人。虽然被甩很丢脸,但总要有牺牲的一方,这样才可以见证爱情的伟大。」
沈碁峰无视老友千变万化的脸色,有话直说。
  他和张瑞祺是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後一起接受检察官训练,之後更共同创立
律师事务所,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男人嘴巴虽然很爱要贱,但是在追季牧洁时却是
用情之深,连他都觉得感动。只可惜这个暴躁男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季牧洁那个同
样脾气火爆的小妮子,两人莫名其妙就这么切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是协议分手,我才没被甩。」张瑞祺咬紧牙关,
死不承认这么丢脸的事。
  他从小就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不管念书或是事业,甚至爱情都是一
手主导,如果真的和女友合不来就理智分手,分手後大家还可以成为好朋友,没
有恶言相向的丑陋事件发生过。况且他这种英俊潇洒又事业有成的男人,列为黄
金单身汉也不为过,怎么可能被甩,开玩笑。
  「随便你怎么扭曲事实,我管不著。」沈碁峰不怀好意的瞅著他,只想看好
戏。「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准备什么时候要告诉她,你找她来基金会上班,就
是要取得她的原谅还要重新追她?还有,你们俩不是分手了吗?可我上次看到你
从她家出来,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怎么,难道你们只分享床,不分享爱?」
他刚好就住季牧洁家附近,而且好死不死让他看到这一切。
  轰!轰!轰!堂堂瑞峰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在司法界所向披靡的狠角色张
瑞祺,就这么涨红了一张脸,连话都说不出来。
             *********
  「为什么我要忍受他的恶言相向?为什么他总是对我凶巴巴?幸好我们分手
了……该死的家伙,我要砍了他!最好是请黑道做了他,然後出钱让他们逃到海
外去,这样就死无对证了,反正抓也抓不回来……」发出火爆怒吼的是一名美艳
性感的女人,她凶狠的计画让四季餐厅里其他客人忍不住害怕的夺门而出。
  「季牧洁,我的客人都被你吓跑了,损失请你负责,谢谢。」她的好友兼四
季餐厅负责人张凡恬递上了一张帐单。「我必须向出资股东负责,所以请原谅我
无法昧著良心护短。」
  「你的出资股东只有我……」季牧洁看到帐单,简直傻眼。她有吓跑这么多
客人吗?没想到发个脾气也能严重破财。
  「没错。虽然我们是合作关系,但亲兄弟明算帐,这种人为的破坏事件必须
列入,免得我们餐厅走向倒闭一途。」张凡恬强忍笑意,义正辞严的回答。
  「张凡恬,你越来越像你那个哥哥了,学会杀人於无形的手段……」季牧洁
哀怨的抱怨,「我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认识你们兄妹俩,现在竟然让自己的生
活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是我哥让你水深火热,我可没有那个好本事惹你唷。」张凡恬调皮的眨眨
眼,对这一对冤家觉得好气又好笑。「我二哥到底又怎么得罪你了?你们俩每次
见面都风云变色,两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一天没听到你们的吵架声还挺不习惯
的……一旦碰到你们没吵架的时候,我家公公还会说你和二哥是不是因为吵架太
用力舌头长烂疮而休兵一日。」公公是她亲爱的老公何昱轩的昵称。
  季牧洁一愣,忍不住气结。
  那个该死的何昱轩,逮到机会就调侃她,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只是据理力争,才不想跟他吵架哩!」季牧洁本想好好解释,但她越想
越气,忍不住又飙高声音,「那个该死的家伙,该死的批评我的预算,还该死的
批评我唬弄他,更该死的叫我不如回家躺著赚!」
  「你讲了一大串,我只听到好多该死的。」张凡恬一睑无辜样。「小洁,你
真的觉得我二哥该死吗?」
  「我……没有。」冷不防被这么反问,季牧洁登时语塞。「我只是……呃,
口头禅。」她心虚的冒冷汗,还找了个烂理由搪塞。
  一阵毫不遮掩的笑声在她们身边响起,来人还很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季牧洁
旁边。
  「婆婆,她怎么舍得二哥死?她爱他都来不及了。」何昱轩凉凉的揶揄道,
还和亲爱的老婆交换了个有趣的眼神。
  「我想也是。」张凡恬也露齿而笑,跟著一屁股坐在老公何昱轩的怀里,上
演搂搂抱抱的戏码。
  季牧洁气呼呼的看著这嘿心的一对。「你们俩真恶心,害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她抓抓手臂,一副嫌恶的表情。
  「不要嫉妒。」何昱轩才不管她,笑嘻嘻地给了她一记回马枪,「我记得你
和二哥热恋时,因为你嗜吃草莓,二哥还叫你小草莓哩!」
  轰!季牧洁连耳根都红了。
  「没错!」看著好友吃瘪,张凡恬也觉得很好笑,还说出更多爆炸性的消息,
「你帮二哥的『小弟弟』织的毛线小帽,现在被他视为宝贝,还锁在保险箱里珍
藏唷!」这是她偷偷看到的。
  轰!轰!轰!季牧洁这次连脚趾头都红了。
  「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你这么宝贝二哥的那话儿,还特别织毛线小帽帮它
保暖。」何昱轩一副深思的模样,随即转头对自己的老婆说:「婆婆,回家你也
帮我织一个,绝对比二哥的还大,对不对?」他对自己的老婆开黄腔,一点都不
会觉得尴尬。
  年纪轻轻但已经育有一女的张凡恬,已经非常习惯老公吓死人不偿命的话,
所以只有微笑而未答腔。
  何昱轩故意睨了僵硬如石像的季牧洁两眼,「二哥纵横司法界多年,天不怕
地不怕,但是他偏偏怕两件东西被偷,第一件就是那个毛线小帽,第二件就是一
把钥匙。那钥匙是要做什么的,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不过我可以偷偷告诉你,和
你有关唷!」说完,何昱轩看看手表,决定该去幼儿园把宝贝女儿接回家了。
  盯著好友僵直不动的样子,张凡恬叹了一口气。「小洁,你们要这么一直吵
下去吗?」
  「我也不想,但一看到他,我就是莫名其妙会上火。他也是……看到我就喜
欢罗哩罗唆,烦死了。」季牧洁很懊恼,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段孽缘。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上火,因为你还爱他,他也爱你。」张凡恬聪明的点出
症结。
  「谁……怎么……哪有?」季牧洁娇嗔否认。
  「别再想不开了啦!赶快找时间坐下来和他沟通一下,顺便向他承认一件事,
万一来不及,可是很糟糕的。」
  「承认什么事?」
  「你不是怀孕了吗?应该超过两个月了吧!」张凡恬无视好友的僵硬,笑得
好得意。好歹她也当了妈妈,怀孕初期的症状她最了解。「不过你们嘴上说分手
已经半年,但你现在又怀孕两个多月了……连我都不知道你们这是孽缘还是宿命。」
  这下季牧洁白了一张脸。
  完蛋了,秘密被知道了……她恍惚的看著眼前张凡活的笑容,蓦然一悚——
  那笑容竟然和那该死的男人一模一样!
             *********
  「季小姐,你越来越漂亮了。」
  「季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和我约会?」
  「季小姐,我的心里永远会为你留一个角落。」
  不管周遭苍蝇的甜言蜜语,季牧洁性感艳丽的脸庞硬是臭得像臭水沟,想将
手上的饮料往那个瞪著她的男人丢去。
  为了救助脊髓伤害患者,「瑞峰律师事务所」附属基金会特别於今晚举办慈
善晚会,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邀请工商大老出席,结果如预期地获得一致好评,
连明星也闻风而来,捐了许多衣服义卖。
  根据她的保守估计,这场慈善晚会应该可以募到两千万元,对於照顾伤残者
有很大的助益。她很高兴活动这么成功,但一道凌厉的视线却莫名其妙地瞪著她,
让她浑身不舒服,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她的老板兼前男友张瑞祺。
  他站在离她不远处,不晓得吞了什么炸药,正恶狠狠的瞪著她,一脸想吃掉
她的模样。
  季牧洁双眼滴溜溜地一转,先是巧笑倩兮的和与会人士打声招呼,然後缓缓
的移动脚步,最後停在张瑞祺前面。
  「亲爱的老板,你是便秘还是痔疮,怎么一副吉普赛脸?」她故意娇嗔的睨
他一眼。
  「吉普赛脸?」张瑞祺很困惑。
  「就是台语的结屎脸。」她好高兴地为他解答疑问。
  「你……」他气得眼睛冒出熊熊的火焰。「我不知道基金会执行长一定要穿
得像是花蝴蝶一样!一点端庄的气质都没有,活像是卖春集团首脑。」瞧她那件
衣服,根本只有两块布分别遮住胸部和屁股,其他地方都裸露出来,摆明是要让
人想入非非!
  卖春集团?!「你的嘴巴可以再烂一点或再臭一点!」季牧洁气得咬牙切齿。
「老娘有腿、有胸、有腰,要露不露关你屁事?!」
  张瑞祺脸色一黑,「我可不希望出钱办慈善晚会,结果成为花蝴蝶翩翩飞舞
大会!」
  站在一旁的沈碁峰忍不住笑出声。花蝴蝶翩翩飞舞大会?亏张瑞祺想得出来
这种形容词。瞧他一脸嫉妒又吃味的表情,真是太精彩了。不过他这种说法铁定
让女性不满。
  季牧洁真的很想将手上的饮料往张瑞祺头上倒下。但是她也知道现在有媒体
在场,不能搞成新闻事件,所以纵使非常不爽,她也要忍耐。
  沈碁峰担心这两个人互瞪太显眼了,只好打哈哈转移话题,「牧洁,你的晚
会办得相当成功,我看一些铁公鸡也捐了不少钱哩!」有些有钱人特别小气,但
这些人碰上季牧洁通常都会自动掏出钱来,所以他非常佩服她的公关能力。
  季牧洁很开心有人赞赏她的努力,但她还未回应,就让人给抢白了。
  「当然成功。她穿成这样活像个人走秀一般,大家只想看她衣服下的玄机,
胡里胡涂就受骗上当了。」张瑞祺嘴一撇,说出恶毒的话。
  季牧洁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最後理智占上风,反而对著他嫣然一笑,
愉快地耸耸肩。「是呀!大家都靠我好近唷,还故意一直贴著我想和我跳舞……
哎,人美就是有这个好处。」让他嫉护死吧!
  「人美?我看他们都被下药了,才会把母猪当珍珠!」张瑞祺再也忍不住地
破口大骂。
  这下沈碁峰再也忍不住了,他跌跌撞撞的离开会场,躲到一旁确定没人瞧见
他之後才放声大笑。
  季牧洁抿紧唇,故意挺起胸,让硕乳更加明显。她很满意地听到大家赞叹的
声音,更得意看到张瑞祺倒抽一口气的样子。
  「识货或不识货,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她得意的凝视他,笑脸灿烂。
  张瑞祺看著她的笑脸,心跳开始加快,尤其是她火热的身材曲线,让他几乎
无法控制自己。
  「怎么不说话?生气了?」季牧洁以为自己的诡计得逞,张瑞祺终於受不了
她的卖弄风情,准备大发飙。
  但是张瑞祺反而牵住她的手,一个转身,拉著她往会场外走。
  「你要拉我去哪里?」季牧洁看到有记者朝这边看过来,只好露出微笑,其
实对自己被拉著走有点不高兴。
  张瑞祺没说话,虽然拉著她,但也控制著力道以免弄痛她。他还记得她的手
有多脆弱,肌肤有多敏感,只要轻轻一捏就会淤青,连羽毛抚过她的脸,她也会
敏感的战傈……尤其是欢爱的时候,只要一个亲吻、一个温柔的爱抚,她就会陷
入动情状态。
  他越想越兴奋,拉著她加快脚步……
  「张律师……」有人拦下张瑞祺,想要请教一些法律上的问题。
  「明天到我办公室再说。我有急事。」张瑞祺伸手挡住对方。
  不管任何人中途想拦下他或是藉故与他寒暄,都被他礼貌的推拒。
  「你要带我去哪里?有什么急事?」被拉著走的季牧洁很火大,但还是放低
音量问著。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张瑞祺没停下脚步,反而丢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
神。
             *********
  「我们来这儿做什么?」季牧洁好奇的东张西望。「有什么事不能在会场讲?」
  慈善晚会是在饭店的宴会厅举办,张瑞祺却拉著她来到顶楼的总统套房。她
本来想拒绝,但又担心真的有不能让人知道的事发生……会场耳目众多,一个不
小心就可能会泄密。
  「没事,喝杯咖啡而已。」他一上楼就请人送了饮料和食物。
  季牧洁听了很火大,忍不住跳脚,「我们正在办慈善晚会,结果你拉我来这
里,就为了喝一杯咖啡?!」
  「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理由很逊,忍不住心虚。
  「聊一聊?」她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绪,「刚刚我们还在吵架,现在你叫我上
来和你聊一聊?」这个人有病吧!
  「嗯……别管那么多,你先喝杯咖啡。」他殷勤的倒了一杯咖啡给她。
  她僵住,吞吞吐吐,「我现在……不想喝咖啡。」
  「为什么?」他狐疑地看著她,觉得很古怪。「你不是每天都要喝咖啡的吗?」
  「嘿嘿,我现在很容易失眠,所以想戒掉咖啡。」她随便找了一个烂理由。
  没想到他听到她的理由反而哈哈大笑,「你会失眠?我记得每次你一躺上床,
三分钟内铁定入睡。现在为什么会失眠?」
  虽然说他还是有点担心,但她的理由真的让他很难置信。因为季牧洁是最粗
神经的人,任何一件事都无法打扰她的睡眠,只要时间一到,她就会自动陷入深
层睡眠中。
  「我……我体质正在改变,不行呀?!」可恶,因为和他交往过,才让他有
机会将她的作息摸得清清楚楚,连有几颗牙都如数家珍,气死人。
  「因为更年期?」有这么快吗?
  「不是啦!」臭男人,胡说八道!她才二十四岁耶,离更年期还有一大段距
离!
  「那为什么……」他关心原因为何。
  「我不知道啦!」她要赖道。看到他关心的眼神,她只好放软音调,找了一
个藉口,「因为前一阵子我妈莫名其妙炖了一堆中药给我补身体,结果体质改变
了吧!我没有失眠,只是现在不想喝咖啡。」
  「是这样吗?」他依旧觉得古怪的瞪著她。
  「怎么?」她开始撒泼,凶巴巴的瞪著他,「我不喝不行喔?你自己喝就好
了,不用管我啦!」
  「好吧!这里有蛋糕,肚子饿可以吃。」
  她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找我上来吃东西?这么好心,不像你吧!」
  张瑞祺放下咖啡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身为公司老板,我希望执行长
以後穿的衣服能先让我监定一下。」这样才能担保她不会被人看光光。
  呴!她又不是他什么人,凭什么他能管她?「为什么?」
  「你还敢问我为什么?」说到这儿,他忍不住又火气上扬,一拍桌面。「你
穿么露是要招蜂引蝶吗?」
  「关你屁事?」她狠狠地瞪视他。
  「什么?」他气得跳脚,「我只是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慈善事业上,而不
是只会盯著你的身体!」
  「身材好就是要让自己欣赏,别人的眼光要移过来,我也无法制止。」季牧
洁笑得好开心,妩媚眼眸中流转著慧黠的流光,让他又爱又恨。
  「你一定要这么风骚吗?」一想到大家直盯著她,他就非常吃味,讲话也酸
溜溜的。
  「你管我?」她硬是要捋虎须,管他高不高兴,就是故意穿成这样触怒他。
  「你只能这么说吗?我不管你,还有谁能管你?」他的妒火四溢,几乎要烧
灼上她。
  但季牧洁也不是省油的灯,好笑地斜睨他一眼,「你凭什么管我?」
  一句话瞬间让他住嘴。
  「我……」可恶,他的确没有立场。
  「就说你不要那么鸡婆嘛!这件衣服根本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她搔首弄
姿,顾影自盼。
  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搂住她,将唇贴上她的红唇,让她闭上会惹他生气的小
嘴儿。
  「你干嘛啦?」她用力挣扎,想要摆脱他的吻。
  但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亲热的好机会,硬是伸出舌头舔弄她的红唇,她吓了
一跳,双手乱挥,一把将桌上的咖啡翻倒在地上,四溅的液体瞬间沾上了她的短
裙。
  「我的衣服!」她气得哇哇大叫。
  「哈哈哈……」张瑞祺得意无比。他早就看那块薄布很不爽了!弄脏了也好,
她就不会再穿它。
  季牧洁赶快拿来面纸将沾上的咖啡渍吸拭乾净,但布料早已吸收水渍,现在
她的裙子上点缀了满满大小不一的棕色斑点。
  「可恶,擦不乾净了啦!」她很火大的瞪著他。这件衣服是为了慈善晚会特
别订做的,却穿不到两个小时就毁了!
  「我帮你擦。」他也拿来面纸帮她擦,但大手却贼溜溜地趁机偷摸她浑圆的
翘臀。
  「你偷吃我豆腐?」她拍掉他的贼手,生气指控。
  「没有。」他无辜笑著,「我是正大光明的吃你豆腐。」说完即一把搂住她
的小蛮腰,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直到她被吻得七荤八素、浑身瘫软的靠著他,他趁机在她的耳边低语,「我
们去浴室将咖啡渍洗乾净。」他一手轻轻地触摸著她的後腰,因为这里是她的敏
感点之一。
  季牧洁满脑子空白,被动地点头,两人便一同进了浴室。
                第二章
  宽敞的浴室里,两人面对面站著。
  「让我为你服务。」张瑞祺在季牧洁的耳边低语,随即动手脱掉她的上衣。
解开上衣的那一刻,她浑圆硕大、只穿著薄薄胸罩的胸脯就这么显露在他眼前,
让他吞了好几口口水。
  「你在看什么啦!」她娇嗔地打他一下。但他依旧目不转睛的盯著她的胸前,
最後终於按捺不住,直接将那遮掩美景的胸罩解开,并以手掌罩上那双浑圆。
  「真美……」他大手搓揉著乳房,食指轻轻地撩拨两朵粉红色的蓓蕾,当蓓
蕾凸起时,她也不禁兴奋的呻吟出声。
  浴室里的水蒸气越来越大,仿佛将两人围绕在水幕之中,她的意识一片空白,
全身酥软的靠在他身上,任由他将她脱得一丝不挂。
  他低下头吻上那盛开的蓓蕾,除了用唇舌舔吮,更以牙齿轻轻扯拉,直到那
两朵蓓蕾又红又硬,才心满意足的放开。
  「你看,你这儿多美……」他指著蓓蕾,以手引导她抚摸自己的胸哺。
  她眼神迷蒙,漾满情欲,一股没来由的勇气让她也想让他兴奋,於是她迅速
撩起他的衣服,张开嘴温柔的含咬住他的乳头。
  「喔……」他低吟出声,显然没料到她的撩拨会让他这么兴奋。
  她轻轻地舔吮著他左边的乳头,还伸出粉红色的舌在乳头的周遭舔弄著,另
一手则拨弄著右边的。
  「换我了。」他先拉开她,再迅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除去。他让她靠在自
己胸前,取来茉莉香味的沐浴乳,直往她胸前的两团浑圆抹去。
  「好痒……」她忍不住呻吟。
  他两手沾满了沐浴乳,分别轻轻地在她的乳房摩挲,使得她的胸脯沾满了白
色的泡泡,两朵蓓蕾在白色泡泡中更加突显,成为他撩拨的对象。
  「这样的服侍,你觉得满意吗?」他舔著她的後耳,两手罩住硕大的胸脯,
形成一种暧昧的氛围。
  「还可以。」她舒服地溢出娇吟,俏臀不自觉的轻轻扭动起来。
  「只是还可以?」他失笑道,随即将她转过身,让她面对他。「接下来,我
要洗下面了。」
  他让她靠在墙上,又取了一些沐浴乳,然後将沾满泡泡的手由她的玉颈开始,
一路下滑到锁骨、胸脯、小腹间,他故意在她的肚脐周遭流连,食指缓慢的撩拨
敏感的肚脐,最後还以指头刮弄。
  「喔……」麻痒感从下腹升起,她觉得小腹间传来酸软的感受,忍不住伸手
挡住他。
  「我还没洗那里,你就受不了?」他邪邪一笑。「来吧!我帮你洗乾净一点。」
说著,他的手摸上小腹,故意滑过浓密的丛林区和敏感的花瓣上缘,在她娇吟出
声之後,才以手指撩拨花瓣。
  他的手在花瓣上撩拨著,直到发觉凝露从花心口流出,才满意的微笑。接著,
他取过莲蓬头,适当至调整水温之後,将水柱对准她的花瓣,准备冲洗乾净。
  「你……要做什么?」她觉得很奇怪,睁著迷蒙的眼望著他。
  「放心,你会觉得这样很舒服的。」他微笑,随即将水柱喷在她的花瓣上。
  水流冲著她的敏感根源,她不自觉尖叫出声,「不要!这样很奇怪……」还
紧张的将双腿并拢,让他无法再为所欲为。
  「不会奇怪。快将腿打开一点。」他温柔的催促,还给予保证,「我会很轻
的,保证不会伤害你。」
  闻言,她忐忑不安的将腿张开了一点。
  为了防止她之後又将双腿并拢,他的手也插在她的双腿间,另一只拿著莲蓬
头的手则缓缓的靠近她的下腹……
  当水柱再度落在她细致又敏感的花瓣上时,快感随之袭来,她简直无法发出
任何声音。温暖的水柱彷佛一具柔软的按摩器,在她的花瓣上轻轻揉动著,带来
舒服畅泰的感觉,她闭上眼睛享受著这种特别奇妙的感觉,嘴里溢出断断续续的
呻吟声。
  「很舒服吧?」他露齿一笑,一手撩拨著她的花瓣,另一手则用水柱冲洗著
她,两道不同的外力让她简直无法负荷,酥麻得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冷颤。
  暖暖的水花冲击著花瓣和花心,他拨开两片花瓣,将水柱对准花穴口,水花
先射进花穴,然後再流出来。她的欲望根源同时受到刺激,变得充血发硬,瞬间
达到情欲的最高点。
  但他还不放过她,手指小心的钻进花穴口,直到最深处。她花瓣上的小突起
此时像一颗红豆般红肿发硬,在水柱的洗涤下,越变越硬、越变越红。
  「不要这样……」她脑袋後方传来麻辣感,感觉自己的花穴口因受到刺激不
断地流出凝露。
  「怎样?」他反问,手指开始有节奏的律动起来,水柱也更接近花瓣,在冲
力更强的情况下,她的快感也越益明显,顿觉浑身发软,手脚也失控地抖个不停
……
  不一会儿,她便瘫痪般低垂著头,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喘气,放软身子尽情领
略传来的一阵阵快感。
  她的敏感反应刺激了他,他的手指紧紧的黏住花穴,顺畅的进出於花心间,
直到她的下腹剧烈的收缩,他才迅速抽开手指,让水柱依旧冲洗著那敏感充血的
欲望之源。
  「我不知道只是一个莲蓬头也能让我全身无力。」她依旧靠在墙上喘气,连
手指头也懒得动一动,
  「我下次再用别的方法让你体验一下。」他笑咪咪的说。「不过现在换你为
我擦背了。」他转过了身子。
  她正经八百的帮他擦背,还仔细的洗了好几次,不过当她摸上他的臀部时,
也忍不住一拍。
  「你的屁股还真挺!」她故意又捏了一下。
  他转过头来睨著她,「为了让你『性福』,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练身唷!」
  她脸红红的,有点难为情。「才怪!你以前就是这样,只能说有在保养。」
  他暧昧的眨眨眼,笑得好开心。「你果然很注意我,连这种地方都记得那么
清楚。」
  这次她的脸不知道是因为水蒸气还是难为情而变得通红,尤其看到他嘴角噙
著邪恶的笑容时,她更是恼羞成怒的大叫,「转过去啦,我还没洗完耶!」
  他笑咪咪的转过身,让她细心地为他洗背,之後又将光溜溜的身体转过来面
对她。
  「现在轮到洗前面了。」他开心的注视著她。
  「哼,洗就洗。」她用力擦洗他的胸膛,还故意调大水柱,让他直接站在水
柱下,使得他强壮结实的胸膛沾满了水珠,看起来十分养眼。
  哇!女人对强壮的胸膛总有欲罢不能的幻想……
  「你在流口水喔!」他好笑地看著她痴呆的模样。
  她信以为真,还摸摸嘴角,发现自己白痴的举动,忍不住怒瞪他一眼,随即
看著他翘起的欲望,邪恶的一把揪住。
  「这么快就发情了?」她笑意盈盈的调侃。
  「早在你出现在会场,我的小弟弟就为你疯狂了。」他老实说道,大手摸摸
她粉嫩的双颊,「你看起来那么美、那么性感,我恨不得将所有人都踢出去,不
想让他们看到你这美艳又性感的模样。」
  她一下子就陷入他的温柔话语里,不自觉将脸靠在他胸膛上,享受那厚实的
安全感。在他们交往的那一段时间,他总是尽心尽力的关照她,更不时给予温暖
与体贴,虽然她长得美艳又性感,但行为及思考方式根本就像个男人,大刺刺的
不懂什么叫温柔,有时候甚至骂一串脏话都不会脸红,在他的调教之下,她才知
道如何善用女性魅力让自己无往不利。
  「你拉著我的小弟弟做什么?」他好笑的看著她一脸羞意,但她却还是揪住
他的男性欲望不放,害他几乎快要忍受不住。
  她双眼滴溜溜的一转,「把你的小弟弟洗乾净一点啊。」她决定如法炮制,
撩拨他的情欲。
  她不怀好意的蹲下身,凑到他的男性欲望前,或轻或重的捏压著,直到它充
血胀大,而他的两手也不甘寂寞,一手伸向她的胸前抚弄著她的硕乳,另一手则
扣弄著她的蓓蕾。
  「换我来服侍你。」她笑著,随即张口将他的男性欲望含进嘴里。
  「喔……」一股温暖湿熟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兴奋的低吼出声。
  她的唇舌又含又吞的抚弄著越来越胀大的男根,并以灵活的舌轻轻舔弄前缘,
让它不停跃动著。
  「你的技巧越来越好了。」他粗嗄出声,对於她的技巧越益精进觉得欣喜。
  「都是拜你之赐。」她和他交往後,从不会任何技巧到善用技巧、再进阶到
高明运用,都是他一天到晚缠著她上床的结果。
  除了唇舌并用,她的手也上下套弄著男根,直到它直挺挺的翘著,她才依依
不舍的离开。
  「你满意我的服务吗?」她给他爱娇的一瞥。
  他已经欲火中烧,一刻也无法等待,抱起她往卧房的大床大步走去,将她轻
轻的放在床上,而後自己也跳上了床。
  此时,他不急著满足自己的欲望,反而不停用手揉搓她的乳房,一会儿旋握,
一会儿摩转。
  「嗯……」
  她呻吟著,他则凑上前去吻住她火热的双唇,与她交缠吸吮。
  接著他又伸出两根手指撩拨她早已红肿的花瓣,直到凝露再度流出,倏然将
手指伸进她的花穴中拙弄,不多时,她的凝露大量流出,让床单湿了一片。
  「啊!」她为他这放肆的挑逗,不自禁扭动了一下屁股,还自动张开两腿,
让花瓣与花心展露出来。
  他看她的情欲已经涨到最高点,便用自己粗壮的男根在她的花穴口轻轻的摩
擦旋转,再顶到她的花心上下停地搓揉,直让她浑身战栗,扭动不止。
  「快点……」此时她不仅脸儿发烫,连小腹也发烫,全身感官处於一种期待
感,甚至连花穴口也有一种期待的空虚感。
  「舒服吗?」他自己一边挑逗她,一边甚感舒畅,连嘴巴都乾得要命。
  「好痒……」她微微呻吟著,花穴口已经沾满凝露,全身筋骨酥麻,益发火
热。
  男根在她的穴口持续绕著圈圈,他没有立即满足她,反而延长著那搔痒的感
觉。
  她扭动娇躯,星眸微闭。「快点……我快受不了……」随即猛然一阵颤抖,
花穴中一股热流冲击而出,她全身如触电般袭来一阵快感,大量凝露汨汩流下,
他知道敏感的她已经处於高潮边缘,於是他吻得更为热烈,手也活动得更快速。
但她实在是难受极了,於是伸出玉手,握住那坚挺已久的男性,硬要往自己的花
穴口凑去。
  「不要急……」他安抚著她,双唇含住她的红唇,在她被吻得意乱情迷时迅
速一个挺身,立即进入她的花穴。
  「喔……」她挺起腰,让他能进入得更深一点,又粗又硬的男根一下子就把
那小小的花穴塞得满满的,让她感到充实的美感。
  他腰一挺一沉,有节奏的插送著,忍不住又吻上她微启的红唇,直到她难耐
地哼叫著。
  「我们换个姿势吧!」他眼里漾满情欲,对她的高度配合满意得不得了。
  「好。」她早已欲火高烧,任他变换姿势。
  他把她的双腿高举抬至肩上,两手捧著她的臀部,她张开大腿迎上他,接著
他将男根狠狠地直捣她花心深处,让彼此的结合更加紧密。
  她紧紧的环住他的肩膀,猛动腰臀,一扭一摆间更是让他的男根深深地埋入
花穴中,他则猛力的进行抽插,配合著彼此的韵律,瞬间,整个房间就只听到大
床吱吱作响与两人的喘息呻吟声。
  「啊!我不行了……」不久,她就想宣告投降了,但话声未落,凝露又大量
流出,她已进入了高潮阶段,另一股兴奋感让她不自觉的扭腰摆臀,让男根在她
花穴中不停地摩擦、旋转。
  「快了……」他边安抚她,边扭动臀部。不一会儿,他反而放缓节奏,慢慢
地插进再慢慢的抽出,直到她情欲稍缓,他又猛力抽插,整个男根尽没花穴。
  此时,她感到异常的满足与充实,但不一会儿,他的男根又飞快的抽出,一
下快,一下慢,一下实,一下虚,让她搔痒难耐。
  「快点,你在干什么?」她浑身发热,感觉昏沉沉的,身子不断的抖颤,下
腹更是一直收缩。
  「我要来了……」他全身一紧,加速力道猛烈抽插,不多久,男根已忍不住
一阵狂跳、抖颤,随即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花穴里。
  「啊……」她瞬间得到极致的快感,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两人在一阵剧烈的抖动之後瞬间安静下来,不约而同瘫软在床上喘著气。
  张瑞祺疲乏的翻转下来,躺在季牧洁的身旁。由於两人都倾尽全力让彼此兴
奋,所以现在异常疲累,不久就拥抱在一起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相关链接:

上一篇:【设计你】2 下一篇:【浪史奇观】2(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